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Good Boy

现代AU 秘书副X总裁八
BGM:The Cab 的 Lock me up

“喂?”
张日山饶有兴趣地按了接听键,那个没有备注的号码早已烂熟于心。可这次不同于以往,没有那人略低沉的烟嗓儿,对面一片寂静,只有偶尔因信号波动而发出的电磁声响。
“喂?”
又是一阵沉默。张日山被这阵寂静扰得有些发慌,心像是一点一点被攥紧,而后某种细微而熟悉的声音如雷贯耳。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
“日山…嗯…”
... ...
鼻息不稳,略带不满。像是导火索上一点明灭的火星,以极迅的速度燃断了张日山前一秒还高度紧张的神经。
“艹”

You shine a light on my dark side.
But you don't care what you see.

昏暗狭窄的空间,皮革与肌肤摩擦时细微的声响,汗液和荷尔蒙交融散发着浓郁而放荡的气息。
“你...你他妈的猴急什...”
“刚刚撩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急?”
交缠的年轻身体,细碎的呻吟被吞咽入腹,曾经犀利的目光一同因情欲而堕入朦胧,只有自始至终紧绷的神经,颇像是蓄势待发的黑豹。

Overjoyed, over you.
Overnight, that's what you do.

“日山...我想你…”
齐八的声音一句一喘,这样的声音张日山再熟悉不过。颐指气使也好,酥靡靡地透着舒服也好,总是重重地咬着“日山”二字,尾音却又轻下去了,几乎不可闻。可这时候听来,齐八的情绪更像是不满意一般。
“齐大总裁现在倒是越来越不害臊了。”
“嗯啊...”
“想我还特地把我支出去出差?”

Why don't you lock me up with joy and kisses?
Lock me up with love?

“我不介意你下次还在车上勾引我。”
张日山抽了几张纸随意地擦了擦西服一角上的几点白浊,复凑过去亲人。而后者不情不愿地将张日山推开,懒洋洋地抬眼瞪了人一眼,随后目光又落在那件被揉皱得不堪的上等西服上。
“再这么糟践东西,下回不给你买了。”
“糟践东西的好像——不是我吧?”
齐八被人噎的脸红,遂不再接话,只故作镇定地冲人伸过手去。
张日山自然知道意思,却没什么反应,只挑了挑眉,冷了声地问:“不是戒了么。”
“就抽一口。”
张日山倾着身子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和一个摩洛哥皮甲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就势狠狠吸了一口,掐着齐八的下巴吻下去。
烟草浓郁呛人的气味在两人之间过渡,唇到唇,心到心。
而后那支烟被人毫不客气地碾灭在空荡的烟灰盒里。
“德行,抠门死你算了。”齐八对那口烟的定义颇为不满,扭过头不再理会那人,可过了一阵又想起些什么。
“哎,下周你出个差吧?”
“......”
“其他人去我不放心。”

Chain me to your heart's desire.
I don't want you to stop.

“后天下午三点一刻的飞机。”齐八低头摆弄了一阵手机,头也不抬一下,“下个路口左转,今儿个晚上不回家。”

那是C市最有名的一家酒吧。
齐八看上去倒是对那里熟悉得很。
“照常?”调酒师倾着身子倚在吧台上,凑过去问齐八,见人点了点头却还不急着转身调酒,又冲齐八身后的人努嘴,“你男朋友呢?”
张日山似乎先是因别人对他的称呼而愣了一愣,随后又像是兴致缺缺,眼也不抬便随意答了一句。
“Deep Bomb Cocktail,please.”
齐八听了嗤地笑了一声,随后揶揄一般,“行不行啊你?一上来就来这么烈的?”
张日山便凑过去,故意压低了声儿在齐八耳边说了一句,在嘈杂的背景音乐和人声中几不可闻,“我就喜欢烈的。”

“Enjoy yourself.”
齐八面前照例摆了一杯龙舌兰,一片柠檬,一小撮盐。张日山的那杯“深水炸弹”还没有呈上来,于是便看着眼前那人熟练地将盐撒在手背虎口上,滴上柠檬汁,探了舌尖儿舔干净,猛地灌下去一口酒,最后再咬一口柠檬。
一饮而尽让齐八的气息略有些不稳,他喘着气笑着问人:“盯着我干嘛?”
见人不吭声,又自顾自地说了一句,“你以为我心甘情愿做他们的Good Boy?”
张日山像是逐渐挖掘出了齐八的又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像是冰壳上开始出现的细小的裂缝。

“齐八,你他妈还有脸来?上次酒钱还没结呢。”有人往这边走过来,黑色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两颗,隐约散着Davidoff CoolWater的味道。
齐八凑上去抱了一把走过来的那人,又回过身指指张日山,“你们俩倒是抠得有一拼。”
不等回嘴,齐八就拍拍人的肩膀,给人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也没什么说辞,拉着张日山急匆匆就往外走。

临走到门口了方喊了一嗓子,“狗五,坐骑今儿个晚上借我骑骑。”
“齐八!你他妈又偷我钥匙!你给我回来!”
齐八头也不回一下,随手把自己那辆Huracan的车钥匙留在了吧台,“车给你停门口了,撞坏了你赔。”

“狗五挂钥匙的地儿永远那么low.”齐八伸手递给张日山一个头盔,自己带上一个,而后一腿跨上摩托,歪歪头示意。

“愣什么呢?走吧?”

Lock me in and hold this moment, never get enough.
Ain't no way I'm ever breaking free.
Lock me up.

完。

吸烟有害健康。
严禁酒后驾驶。

其实开头那里我想写的是Phone Sex////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