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Catch Me<Ⅰ>

警匪AU
缉私警官副X军火商八  

“哟,警察叔叔——来扫黄啊?”

低沉的烟嗓儿轻佻,在嘈杂的人声中却格外清晰。而声音的主人就在眼前的吧台后,张日山皱了皱眉,昏暗的蓝紫色灯光让他看不大清那人的样子。空气里充斥着摇摆不定的气息,时刻触动着警察敏锐的直觉,传递着危险与嫌疑的气息。

“少废话,给我搜。”

画面倏地破碎,耳边是如雷地噪音——慌乱焦躁的尖叫,酒瓶砸碎时的爆裂声,皮鞋碾过玻璃碴时的脆响。甚至还有一声枪声,声音短促而低沉,听起来像是装了消音器的气枪,子弹仿佛就擦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摩擦得空气发热。张日山只觉得太阳穴疼痛欲裂。

“快趴下——”

......

“哎哎哎,我说你他妈的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

依旧是最初听到的那个声音——低沉轻佻,这会儿还带着些一点就着的起床气。

啊?

张日山猛地清醒过来,抬头正撞上某人的下颌骨,而后脸上就被不轻不重地挨了一嘴巴。怒火被迅速地点燃,烧断了一名警察应有的理智,冲动从心底噼里啪啦地烧到头顶,张日山一把掐了人的手腕,翻身把人压制在身下,另一只手扼住人的喉咙。

“张日山,咳,我说你他妈的撒什么癔症?”

眼前的人的面容、梦中的情形、记忆中的碎片重组而后重叠,最终变得格外契合——齐八,一家Nightclub的老板,前几天晚上喝多了跟自己上了床——以及食髓知味之后的每一晚。

“我...”

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人勾着脖子吻上来,漫不经心,蜻蜓点水,却格外的撩拨心弦,充斥着一种尼古丁混杂着薄荷的味道,让张日山着迷得出神。

他凑过去亲人泛红的耳尖儿,故意压低了声儿,“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下个几把。”齐八白了人一眼,从随意扔在地上的裤子里摸索出一根电子烟,叼在嘴里,“就你这一副小狼狗饿急了的德行,还用得着我下药?”

床头柜上的那个手机因震动而发出刺耳的声音,打断了这场意犹未尽的撩拨。

“喂?”张日山接起电话,条件反射般地坐起来,匆忙地捡起地上和床角的衣服,“是。”

“这刚几点啊——又有情况?”齐八也跟着人坐起来,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表,盯着那人背对着自己低头系扣子,从最下面一颗系到最顶上一颗。“德行,新官上任三把火...”

......

“...新官上任三把火,小兔崽子不懂规矩,先让他烧烧。”齐八靠在沙发上,指间夹了根电子烟,他皱着眉狠狠吸了一口,而后仰着头缓缓吐出个烟圈,空气中弥漫开一种尼古丁和薄荷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不愧是咱八爷,黑白两道吃得开,胸襟就是宽弘。”

“过奖了,九爷。下批货还得靠您罩呢。”

……

然后这股子火就一路势不可当地烧到了齐八家门口、玄关、客厅、床。

“嗯啊...你轻点...”

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尾音发颤的求饶、被蹂躏得褶皱不堪的床单、殷红的翕动的唇、蒙着薄泪的双眼,在那一晚决堤一般涌入他们的世界。

“我今儿个晚上...还要去店里呢...”

“几点?”

“九点…”

“误不了。”

……

“现在八点半,去你店里还绰绰有余,要不要我送你?”

“送你大爷,睡觉。”

……

张日山出门后,齐八方带着倦意的梳洗完毕,窝在床上打开笔记本,饶有趣味地盯着屏幕上移动的目标,从与自己重合的那一点慢慢分离。

“喂?小满?小狼狗往你那儿跑了,给我藏严实了。敢让他们查出来一把,我剁了你。”

然而下一秒目标点就往相反的方向快速地移动而去,而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移动路线覆盖了大半个区的大街小巷,偶尔在几家餐厅的门口儿停顿几分钟。

“艹,张日山把跟踪器拴猫身上了。”

……

“这道儿上的规矩,八爷不会不知道吧?”

“自然。只是最近风声紧,等过了这阵儿,自然会给您送过去。还劝陆爷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

“嗬——这小嘴儿倒是练得越发伶俐。倒还教训到我头上来了?”

“齐某在这给您赔个不是,还望陆爷海涵。”

“赔不是?不如你今儿个留下来陪我一晚上?”

“齐某卖的是军火,不是屁股。”

“一晚上——债,一笔勾销。你兄弟,我好吃好喝招待着,明儿个送回去——八爷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

值。

奢靡明亮的吊灯投射着金色的光,只让齐八觉得刺眼。黑暗肮脏的勾当只适合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完成,这种招摇过市的虚荣让他毛骨悚然,厌恶油然而生。

“气派。”

……

“哟,小情儿找上门来了?”陆建勋被铐着走出去,却依旧是下流的语气,令人厌恶的嘴脸,“我说你们都拿心电感应交流的么?嗯?”

“哪儿他妈的这么多废话,带走。”

齐八光着脚站着大理石地板上,有凉气顺着脚趾往上爬,渗入肌肤,连血液也一同冻结了。他攥紧了藏在兜里那个追踪器,尖锐的棱角几乎嵌入掌心的嫩肉,划开一道颜色艳俗的伤口。

“放长线钓大鱼,张警官真是——耐得住性子,齐某佩服。”

……

“夜店不过是个幌子。

“东西都藏在乐队的乐器盒子里。

“知法犯法,我没什么可为自己狡辩的。

“最后一件事,能让我……给我媳妇儿打个电话么?”

齐八用力撑起带着沉重的手铐的手腕,苍白的皮肤上被硌出一圈儿血印子。他偏偏头,看向对面警官的背后——镜子上映出自己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他舔舔嘴唇,像往常一般笑起来,隐约还有些年少轻狂的影子。

张日山站在玻璃墙后面,看着齐八脸上现出一种莫能言的柔情,倏地想起第一次在夜店见到他时的样子。

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震动。

电话那边依旧是低沉轻佻的烟嗓儿:

“喂,媳妇儿,今儿个晚上不用等我了,有应酬。”


TBC.


下一篇:<Ⅱ>

《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五款走私武器、弹药、核材料或者伪造的货币的, 枪支弹药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犯第一款、第二款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最后希望大家做知法懂法守法的好公民,和谐法治社会你我共建////笔芯

评论(2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