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Catch Me<Ⅲ>

警匪AU
缉私警官副X军火商八

上一篇:  <Ⅱ>  


熟悉的脚步声停在铁窗前,齐八仍旧保持着面向墙的姿势,蜷在狭窄的床上,警惕使细碎的声响在他的鼓膜上变得清晰异常,告知来者的每一步动作。

钥匙插入锁孔契合的声音,扭转钥匙伴随着开锁的脆响,皮鞋前端摩擦过监狱地面的声音,冷笑着声带微微震动的声音,手铐相互撞击的声音——

齐八被人一把提溜起来,压在墙上,背对着那人跪伏在狭窄的铁床上,手腕儿被人一手掐着,引至头顶,而后是一声清脆的手铐相合的声响。

“哟,警察叔叔还好这口儿?监狱play?”

那人不说话,像是恼了一般,连手上的力道都狠地加上了几分,齐八被人掐的疼,故意抬高了声调地讽他。

“张日山,别以为不说话就能盖得住你那股子狐狸骚。”

低沉轻佻的烟嗓儿,在监狱冰冷的墙壁上荡了几个来回儿才渐弱下去。张日山一惊,忙地伸手捂住齐八的嘴,凑过去恶狠狠在人耳旁说些个污言秽语。

“你是真以为这儿还缺个看我操你的人?”

……

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张日山就随意靠着铁床坐在地上,齐八笑话他两句,也跟着他往地上一坐,乏了就索性裹了床上的毯子,枕着人的腿躺下来。

监狱地面的温度似乎都要比外面凉上几分,冷气顺着齐八裸露的脚踝往上爬,引得他不得不收回腿,蜷起身子。弓着腰颇像是只大猫,这时候藏起了爪子和利牙,竟让人觉得纯然无害起来。

张日山摸摸怀里人柔软的头发——比他刚入狱时长了不少,因而没有那么扎手。顺着发梢又摸到那人发烫的额头,才想起来心疼。

“我去给你上医务室找点药。”

“不用…”齐八听着人腹部因发声而产生的低沉震动,就转过身子把头埋进张日山怀里,伸过手去勾住人的衣角,带着厚重的鼻音闷闷地嘟囔了一句,“你别……”

最后的词张日山没有太听清楚,却只低低应了一句,不再问什么。

铁窗外有昏黄的灯,在灰暗的地面上投了几抹落寞的影子。若是抛弃了猫与鼠的身份,抛弃了铁窗铁锁,抛弃了逼仄狭窄的隔间,清冷潮湿的地面……思绪开始变得不切实际且模糊不清。

张日山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人的背,听着他呼吸渐稳,偶有几句含糊不清的呓语。他知道齐八素来谨慎,睡的轻,又是干的走私贩卖军火的勾当,平日连梦话都不敢说。今日怕是累得够呛,才睡得这样深。

正欲起身把人抱上床,却听见怀里那人皱着眉,不甚舒适的样子,低低回回嘟囔着叫了一声自己。

“张日山。”

张日山愣了愣,疑惑着齐八的梦境,里面的自己怕是又不是什么好人,正欲开口回应着逗他,却被后面一句猛地惊住,像是一记春雷在身后乍响,而后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只剩下一汪春水窸窸窣窣地往心里淌。

他听见他说——

“我爱你。”


TBC.

我不管我要带着我八远走高飞。


下一篇:<Ⅳ>

评论(32)

热度(52)

  1. 豬豬陈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