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Catch Me<Ⅺ>

警匪AU
缉私警察副X军火商八
以下。

齐八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他蜷在被子里,好像做了一场冗长而诡谲的梦,梦里阴雨连绵,黑白无常找他来讨人命,讨的竟不是他自己的,是条叫张日山的命。

要不是身上的钝痛和被随意扔在地上的左轮手枪,他倒觉得那真的是场梦了。

打电话来的是小满,齐八看着手机屏幕发愣,感到一阵难明的陌生,许久才沉吟一声,按了接通键。

“爷,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急死我了都。”

“有屁快放。”

“三娘问你那边的情况——他们——”

“就说行动失败,计划有变,宜徐徐图之。”

“这,来不及了啊。”

……

“来不及了?三娘,当初不是都说好了吗?咱们兜兜转转了这么长时间,步步为营,怎么关键时刻倒掉链子?”

“那边儿等不及,说下个月就要拿货。”

“下个月?我看别是下辈子吧。”

“哟,八爷这是什么话?自己办事不力,倒全往别人身上推,当年张启山玩的一套,八爷学的也真够全。”

“得,三娘,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这断臂保命没断干净,借刀杀人没杀利落的,当下要紧的是赶紧把行动给停了。”

“箭在弦上,哪有停的道理啊?”

……

“哥,刚刚'婵娟'来消息,说他们开始行动了。”

“这么快?”

张日山略微诧异,他深知齐八向来谨慎,决不可能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轻举妄动。如今张启山只有五日的拘留时间,这对于他们的行动远远不够,甚至连自己都没有被除掉,这时候行动未免太猖狂了些。

进而他又开始担心起齐八的境地,隐隐的不安此时只能被称为直觉,而不安和直觉对于一个警察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

关心则乱。

……

九门出了乱子。

“爷,我听说好像...好像二爷手底下有个伢子谋权篡位了。”

“陈皮?”

“是,抢了四爷的饭碗,那伢子下手狠,怕是都没肯留个全尸。”

齐八本仰着头靠在沙发上,微阖着眼,这时候缓缓地吐了口青烟,引起细小的灰尘飞起,像有生命的飞虫在空气当中胡乱飞舞,清晨的熹微将光影切割细致,喉结轻微滚动,却又是不发一语,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他面上平平淡淡,可心里却抑制不住地泛起波澜,从而便已知晓,九门失控涣散,表面的平和甚至都开始难以维持,土崩瓦解,且正以极快的速度走向悬崖,这里面的人被紧紧地锁在一起,大难当头,倒真应了他那句,一个都逃不掉。

“可惜了四爷。

“要杀要剐,还不如冲着我来。

“反正这条路我也走腻了。”

……

齐八又做梦了。

这回黑白无常蹦蹦哒哒的过来,不是来管他要那条叫张日山的命,是一条叫齐八的命。

梦里一直弥漫着一股子烟熏火燎的炮仗味儿,像是小时候过年,可闻着闻着又不对劲,那是他很熟悉的,枪支带来的火药味。梦里还有振聋发聩的枪响和争执声,刺耳的噪音有时很远,有时又很近。

齐八皱皱眉,像是睡得极不安稳一般。梦里还残存着一点无关紧要的理智告诉他,有子弹击中他的左下腹,尖锐的疼,温热黏稠的液体漫过自己的指缝时的触感。他还记得有个人的影子在自己的梦里来来回回的穿梭。

再后来他就记不清楚了,只梦见那人脱了大衣裹在自己身上,在狭长幽暗的巷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背着他走,因而梦的最后一个镜头没有那么冷。

他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张日山。

妈的,这梦做的可真累。

……

再醒来是在医院的病床上。

“陈皮那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要是让我——”

小满的特有的聒噪嗓音让他心烦意乱,浓烈的消毒水味也让他心烦意乱,齐八偏偏头,看见细细的输液胶管缠缠绕绕,滴滴答答,更心烦意乱,轻微挪动身体,却被左下腹的生疼惊出一身冷汗。

还他妈不是梦。

“哎哟我的爷,你可终于醒了!”

小满闻声忙地跑过来,面上的担忧烟消云散,这时候全都是兴奋不已的神情。他左摸摸,右摸摸,突然又想起些什么,迅速地溜出病房。

……

张日山进来的时候,小满正端着碗白粥,好说歹说地哄着穿着病号服的某人吃。

“爷,八爷,好八爷,哎哟祖宗,你好歹吃一口,你吃一口我好跟外面的兄弟交代啊——”

而某个病号似乎并不领情,一脸英勇就义一般的不情不愿,眼底里泛的都是拒人千里的冷。

“拿走。不吃。滚。”

小满撇撇嘴,起身往出走,正撞上靠在门口看戏似的张日山,木讷地被人接过了粥碗,才想起来说话的能力。

“张警官,你可算来了,还是你说话管事儿,你快劝劝我们家八爷,你可不知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张日山面上不露声色,绕过了齐八床边儿的椅子,只冷冷地往齐八身边一坐,轻轻舀了一勺,细细地放在唇边吹,又小心翼翼抿勺沿儿试温度,方探到人面前。

“张嘴。”

……

病房外边儿是候着八爷的几个小跟班儿。

“怎么着,吃没吃?”小算盘靠在墙边儿打游戏,见人出来了,忙地凑过去问。

“我就差给他跪下磕仨响头了。”

“那到底吃没吃啊?”

“我喂的没吃,张警官喂的吃了。”

“你瞧瞧,你也不学学人家。”

“学不来——人家张警官进去拢共就说了一句,'张嘴'。”

“就这样?”

“就这样。”

……

“还叫不叫我滚了?”

张日山一勺一勺地喂,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这时候不知道又想起些什么来,突兀地轻声问了一句。

齐八像是被呛了一口,猛地咳嗽了两下,拿手背抹了抹嘴角。

“小保姆,要喂好好喂,哪儿他妈这么多废话?”

……

温热的粥一勺一勺地被喂得见了底。

齐八吃的半饱,像是颇为满足了一般,昏昏沉沉地又睡过去。张日山替他掖好了被子,伸手摸了摸那人紧蹙的眉心,方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出门之后才发觉有个张小丁打来的未接来电,又忙地给人拨回去。

“喂师哥?没什么事,'婵娟'来消息,他们那批货已经运到杭州了,跟你知会一声,开始收网了。”

TBC.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完结。
发刀预警。发刀预警。发刀预警。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