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Catch Me<Ⅻ(大结局)>

警匪AU
缉私警察副X军火商八
要HE没有,要命一条。

BGM:张承的《予七书》
以下。

齐八从没想过要逃。

他就站在楼顶上,脚下是一片嘈杂,警匪交战,枪声躁动,人声鼎沸。齐八觉得那些早在自己十几岁时就习以为常的声音,如今听起来意外的很陌生,很远。自己像是一个从来都平平淡淡而碌碌无为的人。

他紧紧攥着两把枪,手心湿得像一片海。

而后眼前一如意料之中的一般,那个人的身影一步一步地出现在楼顶的尽头。他换上了藏蓝色的警服,虽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衣角却蹭着暗色的血迹,掩不住的风尘仆仆。齐八有些恍惚,他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哟,警察叔叔——来扫黄啊?”

低沉的烟嗓儿轻佻。他料到一场精心布置的圈套,却没料到自己好整以暇地把心也一同送出去,但凡他对之后的一切是这般过尽千帆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就绝不会轻付。

原来,原来啊。

虚情假意也好,真情实感也罢,嬉笑也好,怒骂也罢,老天爷当真就是在最开始就埋好了伏笔,等你真的走过去了,忽又叫你想起来,哭笑不得。

齐八弯下腰把手中的一把枪放到地上,向着张日山滑过去。

张日山的枪在楼下时被人抢过去丢了,因而这时只得把地上的那把捡起来,上面还有齐八掌心的余温,让他稍觉安心。

他盯着面前的人,一步一步地缓缓走过来,也生出相似的情绪来。他疑惑着,他们在一起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是否是在最开始的某个瞬间就已暗示好了结局。

他想起前几日齐八出院时执意要去橘子洲的样子。

他们坐在湘江之上,江水滚滚而去,可他们却还停在原地。他很想问齐八,你想不想离开,去很远很安全的地方。他思忖了很久,却依旧没有说出口。就像是,他知道齐八不会回答这个问题,齐八也不会走。

“你有你的大义,我有我的大义,既不能两全,不如今儿个一并了了。”

齐八手中的枪不偏不倚地对准他的胸口,张日山耳麦中传来指令:“任务内容,击毙目标,再重复一遍,任务内容,击毙目标。”

温热的汗,颤抖的手,紧绷的神经,他用力握住了枪柄,像是个第一次拿枪的新兵蛋子。

“我数到三就开枪。”

一。

二。

三。

张日山闭上眼,子弹从他的耳畔呼啸而过,挑衅一般,留下片刻炽热。

这不可能。齐八不可能失手。

身后的人应声倒地。张日山大概猜出是张启山的声音,可他甚至来不及回过神转头去看,他怔怔地盯着眼前——鲜血生生的在他心心念念的人的胸口绽开一朵花来。

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摄人心魂。

张日山忘了,他也和齐八一样,从不失手。

他跪下去,把那人揽进怀里,温热甜腥的血沿着指缝蜿蜒而行,让他几乎脱力地抱不住那人了。那人嘴角挂着血珠,却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笑意。

“张日山……这一枪可……可真他妈的疼……”

张日山这时候也觉得疼起来,像是把钝刀,狠心地剔着骨肉,连藕断丝连的机会都没有,在他们曾经接触过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骼上生生的疼,疼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他这时候才信了,人死之前是真的要过一遍走马灯的。

张日山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看见很多齐八。

他看见藏在半明半暗的吧台后抽烟的齐八,烟嗓儿低沉轻佻,眼里有水,却是一眼万年。

“哟,警察叔叔——来扫黄啊?”

看见坐在审讯室里的齐八,眼底泛冷,漫不经心。

“喂,媳妇儿,今儿个晚上不用等我了,有应酬。”

看见他趿拉着球鞋,裹了件自己的长风衣,肆意地坐在车的引擎盖上,吐一口青烟,骂骂咧咧。

“大半夜的不睡觉偏来看江山美人,你说这剧情俗不俗?”

齐八用手指轻轻勾住张日山的一角,像个婴孩一般依恋。

“张日山……我是不是还欠你一句……我……”

我……

张日山看着怀里的人最后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任务完成,目标已击毙,任务完成,目标已击毙。”


……

全文完。

……

完结撒花,八爷说谢谢你们听我一路胡诌着讲完了故事。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