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能饮一杯无

中秋贺文没什么逻辑的小甜饼一发完。

……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八爷,起床了。”


“去去去别烦我...”


“八爷——”


入秋之后天愈发的冷,惹得齐八一心想着学学自个儿养的小乌龟,藏掖在被窝儿里头一觉睡过冬才好,可大清早儿就被人闹猫似的招起来,几乎要惊走了窗外挤在一处打盹儿的家雀儿。


“你...你他娘的倒是精力旺盛,昨儿个折腾我大半宿还不让人睡个安稳觉。”


张日山听了觉得好笑,伸手探进被子里揉人的腰,边揉边一本正经地跟人讲道理,一板一眼,颇是那么回事儿,也不知道是跟哪个学的这些个闲杂儿。


“这是个什么理儿?


“也不知道是谁,昨晚上本还说的好好的,说什么第二天早上要给九门的爷送月饼,让我好生轻着些伺候,还说什么第二天说什么也得叫他早些起床。


“没成想昨天夜里头死去活来地缠着磨我,非又多要了一回。


“今儿早上累的起不来床,倒还怪起我来,八爷你瞅瞅,昨儿个咬的我现在还疼呢。”


说罢就扯着领口指了指颈子上几点暗红,伸着脖子要给齐八看。


齐八被这一大段话硬生生噎的说不出话来,瞪着眼前人又气又羞。


就你会抱怨是不是,啊?恶人先告状。就你他娘的冤枉。我还后悔昨晚上怎么没咬死你呢。


……


这是他们在一块儿过的第三个中秋节。


去年的这个时候,佛爷迎回来了个新媳妇儿,齐八看上去喜忧参半,倒不似平常那般“不以己悲、不以物喜”的仙人模样了。


都说是仙人独行,可齐八也不是什么仙人,明明有七情六欲,却还要担这独行的苦。


你说这仙人独行的命,好熬么?


了无牵挂,耳根子清静,倒是好熬。


漫漫长夜,衔泪且煎心,倒也是真难熬。


“八爷,可有什么烦心事?”


齐八挑了眉毛瞥了坐在一旁的张日山,那人是跑到自己这儿来寻清静的,这时候倒像是个受了气的伢子。


“嗐我能有什么烦心事,仙人独行无牵无挂的。不过是看着这十五的月亮,又圆又亮的,心里头欢喜,又心疼它过了今日,就不全了。”


那个呆瓜,俨然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郎,无虑无忧的,佛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懂个屁啊。


“罢了罢了,你这呆瓜,说了你也不懂。”


齐八泄了气一般,撩一撩长衫下摆站起来,拉了人衣角就往外走。


“走,爷带你去吃夜宵。”



街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他们就一路上在人群里穿梭来往。


齐八见那人习惯了军营里严格的作息,这会儿倒对着街上一派繁华热闹手足无措起来,心里笑他,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地挡在自己跟前儿护着,这时候怂地跟个什么似的。可依旧是不经意间拉过那人的手,攥在手心儿里带着那人往前走,得意洋洋像是刚从地下得了个宝贝,就差叫上九门各位过来打眼儿了。


你这时候再看,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地一闪而过,可两人像是静默成一幅画一般,万家灯火明明灭灭,在他们的侧颜上留了斑斓,眼睛里像是藏了个月亮,潺潺地流着光。


两人不谋而合地往对方眼里一看,而后皆是一愣,似乎都品咂出一些“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诗意来。


“八爷,你瞧瞧,说什么仙人独行,怕又是你在胡诌了。”


……


张日山也记得前年的这时候,他拎着两盒子月饼打城西边赶过来。一盒子是佛爷派自己给九门各位爷送去的,一盒子是自己专挑了八爷好的那一口儿从城西的老字号里买的。


他刚跨进了齐府的门槛儿,绕过了影壁,就看见那人大大咧咧地敞着厅堂大门,这会儿斜靠在八仙桌上,对着庭中月色独酌。


月色洒进厅堂,却只堪堪攀到那人膝处,揉进的他妃色的长衫,竟打上一层莹莹的银光。八爷像是没看见张日山一般,一只胳膊支在桌上撑着头,一手擎起一只明青花儿的小瓷杯,洋洋洒洒地一饮而尽。


说是一饮而尽,到底有些洒出来,沿着颈线在领口处洇湿了一小片。


仙风道骨。


这是张日山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四字词语中尚可修饰八爷的词。他看得出神,呆呆地犹豫了一会儿,方毕恭毕敬地唤了一声儿。


“八爷,佛爷派我来给您送月饼。”


这时候八爷才像是回过神来一般,随意用袖口擦了擦嘴角,露了虎牙儿地冲他乐,也不急着过去接人手里的月饼盒子,只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张副官,看天色,怕是要下雪了罢。”


八爷当真是醉了,张日山想,月色这样好,哪里来的雪?



完。

大家中秋快乐w
大过节的一个个地全发刀真是不像话。
明天就开学所以是一篇紧赶慢赶胡诌出来的,写的随意,大家就看个乐呵就好。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