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余火(下)

现代AU
双标狗大佬副X死傲娇军师八
这回是给撩也给吃XD点梗送给南瓜太太 @区区南瓜 
BGM:柔软的国

“张日山,这回出了事儿被人端了窝了就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当时用我的时候,怎么忘了查查我祖宗八辈呢?”

在齐八被组织里怀疑是内鬼的那个晚上,张日山没有说一句话。

没有辩护。没有反驳。

他就坐在自己的皮椅里,眉头紧锁,眼底泛着冷光,撑着头任凭眼前那人胡作非为,在房间里胡乱地糟践东西。齐八眼尖,专挑值钱的砸,前朝倒斗传下来的瓷器玉石噼里啪啦地碎在地上,如同浩劫。

自己手下的小弟倒是一个个的怒目而视,剑拔弩张。

妈的,皇上不急太监急的东西。

“老子的人,你们动一个试试?”

齐八砸得心里头痛快了,就潇潇洒洒地挥手而去。张日山盯着阳台下的人影,决绝疏远,魂不守舍似地没入夜色深沉处,只有川流不息的车辆与奔波而过的人群,在几盏路灯下,映得人心慌。

……

再见到齐八还是在那个酒吧。

他仰着头靠在舞池一侧的沙发上,缓缓地吐出一口青烟,烟熏雾燎遮住了双眼,依旧是挂着暗红酒渍的白衬衫,领口出被随意解开的两颗扣子。

他身边还多了个毛头小子——缠绵悱恻,耳鬓厮磨。

张日山火冒三丈地走过去,一把掐住那小子的后脖颈,把他从齐八身边拎起来。

“滚。”

那个被拎奶猫似的拎起来的人先是一惊,继而又勾起嘴角,下颌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里显露出些放肆张狂,细看竟有些张日山的样子。

“滚蛋。”

张日山见人并未欲走,利落地从腰间抽出一把枪,在黑色风衣的遮挡下,直指在那人最无防备的腹部。

“说吧,是想先爆小头还是大头啊?”

……

看着那个长得神似自己的小子悻悻而逃,张日山不露声色地得意,随手把那把连子弹都没装的枪扔在一旁,顺势坐在齐八身边儿。

齐八像是喝了不少酒,眼里盛着醉意,这时候随便往张日山怀里一趴,全然不避嫌似的傻笑得前仰后合,张口闭口地“八夫人、八夫人”地胡叫。张日山能感觉到一阵自齐八胸腔传来的震动,传至自己的胸腔,引起一阵奇异的共鸣,竟连刚刚的火气都被莫名其妙地浇灭了。还未来得及张口争辩,就被人胡乱地勾着脖子吻过来。

燥热难耐。

张日山却又像是想起些什么,一手掐着齐八的下颌,将他控制住,挑眉试探。

“我是谁。”

齐八先愣了愣,而后又哧哧笑起来,向后躲了躲,像是想脱离那人的扼制,“日山……”

张日山听见自己的名字,心下才松了一口气,心说幸亏是叫对了,不然的话我可保不准会不会下手没轻重地掐死你。

“再叫一遍。”

“张日山,你大爷的,有完没完了?”齐八似乎被人问恼了一般,皱着眉头拨开那人的手,“张日山张日山张日山,满意了?”

……

“满意了?嗯?”

“嗯...日山...你轻点儿...”

“还是重点儿好…不然你记不住…一个没看住都敢出去找兔子玩了?”

“那还不都怪你...嗯...”

“是是是,都怪日山,日山今天可得…好好伺候八爷…就当是——将功补过,八爷意下如何?”

……

“张日山,大早上的你他妈的又死哪儿去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

“不是,媳妇儿你听我解释——”

张日山本是来教训那个刚被揪出来的内鬼的,手下小弟还没尽兴,就目瞪口呆地发现那个刚刚还翘着二郎腿坐在皮椅上趾高气昂的大哥,这时候弯着腰偷偷打电话,眼睛里的柔情似水泛滥出来,稀里哗啦地快把屋给淹了。

“看屁看,再看把你们的狗眼一并挖了。”

张日山抬眼发现了什么,把手机捂在胸口,低声呵斥几句,又转而接起电话,“啊?不敢不敢……家里没牛奶了?我待会儿去买……”

兄弟们仿佛发现了龙脖子上的一块逆鳞,月牙状的鳞片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熠熠的白光,格外刺眼。


全文完。

番外段子:

“哎大嫂大嫂,”胖子悄默声儿地把齐八拉到酒吧卫生间,塞给他一条玉溪,殷勤谄媚地给他点上一支,方面露难色,“内个...我今儿犯了个小错,大嫂你神通广大,大哥只听你的话,能不能帮我说几——”

话音未落,卫生间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张日山二话不说径直走到齐八面前,利落地压着他的手把烟掐灭在水池里。

“你大嫂戒烟了,再让我看见,小心我收拾你。”

“谁说我戒……不是,我戒不戒关你屁事?”

“不关我屁事,但这事——”张日山故意凑在人耳边,压低了声儿,“好像关你屁事吧?”


今天双更快夸我勤奋!

评论(1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