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梁间燕

#段子一发完。
#私设大概张日山13岁,齐桓18岁,张启山21岁。
#张启山是张日山表哥。
#齐桓老早就当了齐家掌门人,对官场生意人情世故明白通透的很,所以年纪轻轻就一副老成的样子。
——————————
张日山小时候就熊的厉害。
哪天在张府里圈着闷的慌了,就翻身爬墙溜出去,去码头找陈皮比试,亦或是去八爷的堂口讨口蜜饯吃。没想到本轻车熟路的事儿,今日一脚踩空了,从墙上摔下来。又不敢吭声儿招下人们笑话,忍着疼一溜烟儿地往齐府跑。
“桓哥......”
刚跑到香堂门口,扑进齐八怀里,桓哥哥还没叫完呢,就哎哟一声疼晕过去。
齐桓忙的抱着他进屋,请了个郎中来看,说是摔着了。齐八想都不用想,知道准是着小崽子又从张府溜出来,从墙上摔下来了,自己又不敢怠慢,只得坐在床角上盯着,守着,生怕小崽子醒了翻脸不认人说自己照顾不周,到时候张启山不得第一个拿自己开刀。
张日山趴在床上,似是疼又似是做了噩梦,皱着眉头,连带着睫毛也跟着一颤儿一颤儿的,映着午后的阳光,像个蝴蝶落在花骨朵儿上一般,翅膀触角都纤弱,美的近乎透明。
小兔崽子,长得倒是俊俏,你要是个姑娘,我没准儿哪天算个好日子去佛爷家提亲,娶回家去了。
齐八看得入神,忽地愣住觉得不对,连忙在心里骂了几句。
呸呸呸齐铁嘴啊齐铁嘴,我看你是想姑娘家想疯了,你说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这小兔崽子,你可惹不起,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我看你怎么办。
“桓哥哥,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儿。”
“桓哥哥...我渴了要水喝。”
“桓哥哥?”
“桓哥哥!”
“桓......”
“.....啊?哎哟小祖宗你叫魂儿呢?”
“我渴了。”
“哎哎哎小祖宗,我给您倒还不成,难伺候。”
等喝过了水,小祖宗又拉着齐桓袖口不放。
“桓哥哥,我腰疼,你给我揉揉呀。”
“你八爷我学的是奇门遁甲,不是接骨术,不会揉。”
“那...那桓哥哥亲日山一口,日山就不疼了。”
啧,没长全的小骚狐狸,倒还撩上人来了,齐八白了床上的人儿一眼,心里骂了一句。
“去去去小兔崽子净瞎胡闹。这要是亲好了,我就去江湖上当神医郎中了,要是没亲好,让你们家张大佛爷知道了还不得一枪毙了我。”
张日山也不还嘴,只扒着床沿儿冲八爷乐,好看的桃花眼一弯,活像个尾巴翘上天的小狐狸。
“亏你还笑的出来,待会你哥要是找来,有你受的,看他不把你揍一顿都稀罕。按着你们家张大佛爷的脾性,必要连我也捎带着数落了,说我招你。到时候咱俩就剩大眼儿瞪小眼儿了。”
“有我在,怎么舍得桓哥哥受数落的委屈呢,我哥要是找来,我就说......就说......”小狐狸蹙着眉毛,想着怎么统一口供。
“说什么啊说,你待会儿啊什么也别说,就在我这屋子里猫着,我出去打发你哥,问起来就说没看见,左不过不让他进我这屋子就是了,我就不信长沙城的张大佛爷还敢硬闯不成。”
过了一阵子,张大佛爷果真来找来了。
“八爷,你有没有...看见我们家日山啊?”
“日山?没有没有没有,难不成他又溜出去撒野啦?哎佛爷你说这臭小子也真是的,是得好好教训教——”齐桓一边站着挡着,一边忙着岔开话题,一心想着赶紧打发了算完事。
“当真没有——?”
张大佛爷挑眉问着,一边斜着眼望屋里瞟。
“嗐我说佛爷,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你还怕老八我骗你不成?”
齐八一边拦着佛爷,一边想着自己真是作了孽,敢跟长沙城布防官张大佛爷睁着俩眼说瞎话,得亏自己是靠胡说八道混的江湖,要是换别人还真不行。
正想着怎么搪塞对付过去呢,张大佛爷就伸胳膊挡开齐八,往里屋走。
“哎佛爷——那屋是我卧房,你进去不......”话还没说完,张启山就推门进去了,“......太好吧?”
齐桓后脚跟进去,床上一床被子叠的好好的,床上并无一人。
这下完了。
齐桓愣了愣。
完了完了,小崽子丢了。
还没来得及想这么大个长沙城上哪找去,张启山就撑着窗框子就翻进院子里。
不是你们张家人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随便的啊?
八爷我这屋子说进就进,说走就走了?
这么轻车熟路的让人家看见也不知道害臊是不?
齐桓还没开口埋怨,只走到窗户边儿上往外探着瞅,吓了一跳,忙的从卧房跑到院子里。

院子里,张日山正跨坐在那棵古树上,低头看着地上的俩人笑。
“老八,你不是说,不知道他在哪么?”张启山挑着眉眯着眼,一副了然的样子问齐八。
“嘿哟佛爷你也不瞧瞧他悄默声儿的爬我们家树,我上哪知道去。”说罢齐桓又瘪瘪嘴,抬头招呼,“哎树上内小猴崽子,你你你给我下来。你不是腰疼吗,啊?腰疼还爬那么老高,嫌命长是不是?啊?”
张日山骑在树上,听齐八这么一说,忽地想起什么来,哎哟一声就撒手往下摔。
像朵桃花瓣儿似的,漂漂亮亮地往下掉。
齐八瞧见生怕再摔一回给摔坏了,下意识地伸着胳膊去接。
桃花瓣儿就这么直直钻进了他桓哥哥的怀里,俩手勾缠着抱着齐八的颈子,往他耳边蹭,也不说话只露着兔牙软软地傻乐。
“我说你是吃秤砣长大的还是怎么着,怎么这么沉啊,你你你给我下来,我这胳膊都要折了。”齐桓皱着眉嚷,狠狠咬着最后俩字儿。
“你再不下来,我可就扔你了。”说着就要松胳膊。
张日山便下来。脚虽沾了地儿,却也不撒手,依旧缠着,拖长了尾音儿在齐桓的耳畔叫唤。
“还是桓哥哥待我好。”忽地又转过头去,皱着眉看张启山,语气净是嫌弃,“哥你瞧瞧,你身手好也不知道接我一下子。”
“你不是有你的桓哥哥接你么,他身手比我好,用不着我。”
哎不是,合着你俩一唱一和地把我给卖了,欺负我不会武功是不是,啊?
齐八一脸黑线,一边捶着胳膊一边想,罢了罢了,我要跟他俩急眼了又打不过,吃亏的还是自个儿,不跟他们计较,谁让我身手好不是?
转身进屋不提。

待安顿好了,齐桓和张启山商量着,说,不如让张日山住在我这堂口几日,免得那小崽子伤没好就又往外跑,有人看着他倒也还放心些,你放心有我在他定不敢造次,要是再敢跑,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
张启山挑眉,问,就你这身子骨儿,打得过他?
齐八撇了撇嘴,说,我身手比你好可是张大佛爷你说的,再说了,你是会功夫,你们家是戒备森严,不还是让人家小崽子溜出去撒野了,还不止一回。
正说着,小满送来刚熬煎好的中药,张启山端着药往屋里走,齐桓怕是放心不下似的,后脚也跟进去。
张日山从他哥手里接过药,刚尝了一小口就苦的皱起眉头,嫌弃地瞥了一眼,冷冷清清地开口,
“不喝。”
张启山跟他赌气似的,端着药,一句一顿地教训,语气平平冷冷,听不出感情。
“中药你还想着有多好喝,有本事练好了功夫别摔,摔成这熊样还逞强,我都替你丢人,赶紧把药给我喝了。”
“不喝。”
“你今天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死也不喝。”
“你喝不喝!”
“不喝。”
张启山似是急了,抬手就要打,张日山倒也不给他面子,伸着脖子挑衅,说,你有本事打啊,我还怕你不成。
嘿你说这哥儿俩真是有意思,张家人脑子都有毛病是不是?
这张大佛爷一看就是这么被打大的,成天摆个臭脸,大冰块托生的人儿似的,搁谁谁受的了啊。得亏张日山还小,还焐的化,不然可就成了小冰块。大佛爷小祖宗的俩冰坨子,他齐八可伺候不起。
齐桓想到这,忙上去伸手拦着。
“哎哎哎佛爷别打别打,你看看他都摔成这德行了,可打不得的啊。”
张启山抬着手没落下,挑眉看了看齐桓,又低头看了看趴床上撒野的张日山,心说老八你早点说这话不就得了,便顺着齐桓的话头说下来。
“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还打不得骂不得了。既然如此,那正好老八你在,你呢,今天就负责让他把药喝了,我看他好像也更听你的话一点。”说完笑了笑,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不是,不是佛爷,哎佛爷——”齐八喊了几声,见不管用,便撇了撇嘴认命,到头来还得伺候小祖宗。转头来又笑着骂床上趴着的小狐狸,一边往门外瞅,给张日山使眼色。
“小蹄子耍什么犟驴脾气呢,啊?我看你是胆子肥了是不是?敢和你哥顶嘴了还。”
张日山故作委屈地叫给他哥听,闹着说不喝,面上却笑的开心,眯着眼露着兔牙伸手去够人,一声一声地叫桓哥哥桓哥哥。
齐桓就势坐在他身边儿,嘴里嘟囔着答应着,哎哎哎小祖宗,你当你发春叫猫呢。又觉得这话说的不过脑子造次了,摸摸鼻子,不再言语。目光又落回木桌上的那碗药,就势转了话题。
“我跟你说,我特意看了郎中给你写的药方儿,这里边有蒴藋,又叫接骨草,苦是苦了点儿,但是专治你这种跌打损伤,快趁热喝了,不然凉了更苦。”
张日山挑眉,一脸你一个算命的怎么还懂这么多的怀疑表情,看着眼前人。
“去去去甭拿你那少见多怪的样子瞅我,你八爷我当年云游四海也不是白游的不是?”
“不就去年嘛,说什么当年当年的。”
“我说你还喝不喝了,啊?少跟我在这打岔耍贫嘴。”
“那桓哥哥喂我,我就喝。”
“都多大了还让人喂,也不害臊。”
还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齐桓嘴上笑着教训,却也不恼,伸手便托过茶碗儿,一手拿着瓷勺儿,垂眸抬手舀了一点放在唇边细细地吹,再抿一点尝尝温度合宜了不曾,没想到刚舔了一下嘴唇上沾的药汁儿,就苦的皱了眉头嫌弃。
“嗬——是够苦的。
“等着,我去给你找蜜饯,就着吃。”

一会儿齐桓拿着一包蜜饯果脯进来,靠着张日山旁边坐下,一边问要吃哪个,一边倒换着药和蜜饯地喂,嘴里还不忘了抱怨,说,你瞧瞧我都快被你跟你哥你俩逼成贤妻良母了我。
张日山只盯着齐八露着兔牙坏笑,眸子一弯,亮亮的,像是有星子从天上哗啦啦地掉下来,撞进他眼中,笑了一会儿才轻轻开口问。
“桓哥哥既然这么贤惠,等我长大了就娶你过门儿,当张家的儿媳妇儿好不好呀?”
“放你娘的屁,要娶也是八爷我娶你。”齐桓白了小狐狸一眼,倏地顿住,反应过来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长记性,“不对啊,什么娶不娶嫁不嫁的,你个小兔崽子,我看你是皮痒痒了还是活腻歪了,不学好净说些个浪语胡话。”
“桓哥哥怎么翻脸不认人、说变卦就变卦啊,你这样以后谁还敢找你来算命啊?”
齐桓被他一句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在心里翻白眼地骂,臭小子什么时候学的会耍起贫嘴来,我这一张铁嘴都快说不过你了。
见人瘪着嘴不吭声儿,张日山便眯起那双撩人的桃花眼,勾着嘴角问,“那桓哥哥你说,刚刚说的娶我还作不作数了?”
———————————
#上北平求了回药八爷的京片子说的比长沙话还溜。
#查了查湖南长沙话可我真的不会用。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