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细水长流

一直想写写他们俩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以及平平淡淡的开车。
以下。
北平四合院儿里的细水长流。

“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老旧的收音机吱吱呀呀放着沙哑的调子,像是怎么也调不好似的。
齐八也不恼,任由着收音机里头的戏子提着嗓儿唱,听不大明晰,倒也自得其乐。收音机旁是床榻,榻上挨着墙的一侧摆了个红木柜子,齐八正坐在榻上,倚着那柜子,怀里搂了只白猫,另一只手拿了本书,大概是《易经》之类。
忽有人从院外兴致冲冲地走进来,停在收音机旁,用手咣咣拍了几下,像是对它发泄不满一般,却招了齐八一脸嫌弃。
“我说你没事老跟它较什么劲?好好的早晚要被你砸坏了。”
那人撇了撇嘴,委屈道,“本来就是坏的。”

齐八和张日山搬到这里已经有些时日了。
战争结束后,一切看上去都归于平静。张日山带着齐八去了北平,就像他打一开始就想好的那样,隐居避世过小日子。
那是一个北平的四合院儿,院子中央是一棵有年头的泡桐树。春天的时候,会开满淡紫色的一大串一大串的泡桐花。齐八就是看上了这棵树,才决定要这个院子的。
院子里就他们一户,倒也很符合齐八爱清净的性子,只是闷坏了张日山的小孩子心性。
那只白猫叫呆瓜,是张日山某天从菜市场上带回来的,和它一起被带回来的,还有两三只刚破壳没几天的小鸭子,不过很快就被野猫叼走了。鉴于那几只鸭子叫的吵人,且啄坏了齐八养在水缸里的荷花,齐八对此也并未介怀。
只是齐八执意要给小奶猫取名为呆瓜时,张日山给他翻了若干白眼儿,虽然最后那只猫还是叫了呆瓜,且齐八看起来也很喜欢把张日山和猫混在一起叫。

“哎呆瓜。”
“......”
“呆瓜?”
“......”
“呆瓜!”
“......”
“我叫你呢,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以为你跟猫说话呢...”

“呆瓜今天咱们吃鱼好不好?”
“好啊。”
“我问猫呢你捣什么乱?”
“......”

除了猫的名字以外,他们的生活不再有战乱的惶惶不安,不再有倒斗时的胆战心惊,平平淡淡像水一样哗啦哗啦地过去了。

是车。嗯。

评论(1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