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Young Volcanoes.(上)

高中小混混副X纹身师八

又名《思春小少男的意识流》

ooc预警。

BGM:Young Volcanoes——Fall Out Boy

以下。

令人狂躁的暑意伴随着台风席卷而来,裹挟着海水咸腥的气息扑打在这座滨海小城。天一直没有下雨,却渐渐地变暗,再变暗,如同张日山一再压低的帽檐儿。

他佯装成初三学生,混在那些放了学撒着欢儿的小屁孩当中,成功地从保安眼皮子底下又逃了两节晚自习。但必须要澄清的是,张日山逃晚自习是有原因的。

他很狂躁。

“什么毛病啊,这么大火气,来大姨妈了?”同他一起逃课的好哥们儿胖子坐在马路牙子上,嘴里叼了根烟,一边阴阳怪气地揶揄。

“滚。”张日山冷冷地骂了一句,接过胖子递过来的一根烟,也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燃。

他为什么狂躁,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是因为夏日的燥热,不是因为台风带来的坏天气,也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更不是因为路边搂搂抱抱腻腻歪歪的小情侣们,而是——

张日山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穿过拥挤的马路。

他看见他了。

他看见他穿了一身黑,慢慢悠悠、闲闲散散地从屋里踱出来,倚在门口透气,自己给自己点了根烟,如果你足够细心,能看见他左耳戴了一枚黑色耳钉,还能看见他手臂内侧纹了一串英文字母。

和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但张日山还是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我想艹他。

是的,而是因为张日山看上了个纹身师。

……

“又逃课了?”

张日山根本不想回答这个废话的问题,他盯着齐八缓缓吐出白色烟雾的双唇,只觉得心猿意马。吻上去一定很凉,他想。他低低应了一声,伸手想从齐八兜里摸出打火机,却被人扼住手腕。

“吸烟有害健康,小朋友。”

“我成年了。”张日山显然有些不大高兴。小孩子都不愿意被当作小孩子看,尤其是这种十七岁就已经心怀不轨的小孩子,但也显然的是,这种逞强的心理往往会被忽略或者识破。

“放屁,你上次喝多了给我显摆你的身份证,我看见你生日了。”

“那八爷也要小心了,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可是违法的。”

“去去去,净他妈瞎捣乱。”齐八白了张日山一眼,却被一个突兀的声音逗得嗤嗤地笑起来。

咕......

“没吃饭?”

张日山依旧不想回答这个废话的问题,但他确实很饿。一阵空荡荡的感觉在他的胃里翻涌起来,像是台风卷起的海浪碎在黑色礁石上,这让他更加狂躁,十个馒头才能压住的那种狂躁,尤其是——

“得,最后一袋方便面昨天就被你吃了,连根火腿肠都不剩,”齐八在一堆杂志和设计稿下面不甘心地又翻了一通,“走吧,爷带你下馆子。”

尤其是看见齐八将巨大的铁门从头顶拉下来,再弯腰上锁的时候,宽大的黑色T恤下露出一小截白生生的侧腰,让张日山想起某种能在退潮时在海滩上捡到的柔软贝类。再往下是......张日山急促地移开了眼睛,一种莫名的羞耻和狂喜令他的心跳和呼吸异常快速,他转过身,屏息盯着街上那些因为即将到来的台风而行色匆匆的路人,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不至于被人发觉自己的异样。

张日山这时候只觉得更饿,更狂躁,他现在觉得多少个馒头都压不住了。

……

“我还以为你会带我去对面的酒吧。”张日山吸溜着一口面条,口齿不清,只胡乱地用手背擦了擦满是雾气的玻璃,指了指马路对面。

“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又不解饿,”齐八自顾自地点了根烟,眼底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儿,“再说了,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可是违法。”

外面已经下起了暴雨,黑压压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隐约能看到些霓虹灯勾勒出的轮廓。如果不仔细看,就只能看见面条店里的样子,因电压不稳而闪烁得令人不安的节能灯管,老旧的木质桌椅,擦得锃亮的白色地砖,和两个面对面的人,一个埋头吃面,时不时抬头瞟一眼眼前的人,另一个指间夹着一根烟,看不大清表情。

……

要说他是怎么看上这个纹身师的,不知道。

张日山是真不知道。

非要追根溯源的话,那可能是两个月前。

……

“哎,小子,”齐八踢了踢倒在自己纹身店门口浑身是血的一团,还穿着校服,大概是个约群架挨人揍的小屁孩,“你死这儿我可没法开业了。”

……

“不是,你干什么缺德事儿让人这么追着往死里揍啊?”齐八看见那孩子肩背上的淤青血迹,皱了眉头,“这得浪费我多少云南白药啊?”

张日山吸着冷气翻了个白眼。

“你爸呢?”

“离婚了。”

“你妈呢?”

“皈依佛门,神神叨叨的。”

齐八愣了愣,倏地闭了嘴,只默默地用棉签蘸药擦在人的伤口上,嘟嘟囔囔地说了句“对不起”。

“你不用对不起,对我来说无所谓的事。”

张日山恨死了这个卖惨的人设。

……

人们在困厄的时候,身处绝境的时候,颠沛流离的时候,似乎都格外容易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情愫,因而还可感叹一句“老天,你总算待我不薄。”

所以,这也算是一见钟情了?

“放屁。”张日山骂了自己一句,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会看上那个纹身师,因为他将这些全部归结于,春天脱单失败的后遗症。

TBC.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