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自古人间多情痴

PWP预警 OOC预警 一发完
一辆车门焊死的破车,捆绑有,蒙眼有。
百岁山张会长X领养转世小少爷八
献给各位副八太太们,你萌都是神仙,吞进去的是刀,挤出来的是糖。
感谢太太的梗@美禄meilu 
以下。


张会长的办公室今日比往常要热闹一些。

齐八正翘着个二郎腿倚在太师椅上嗑瓜子儿,咔哒咔哒地用门牙一嗑,探了一小截儿红彤彤的舌头一卷,把瓜子儿皮洋洋洒洒地飞了一地。

饶是张会长有洁癖,也还惯着他恣意糟践新月饭店光洁的地板砖。倒是管家很待见这个齐小少爷,虽说那些瓜子皮苹果核以及粘在地上驴打滚儿收拾起来也没轻松到哪儿去,但也比一个被炸的血的呼啦的人好多了。

齐八原本也不是这么野的。

管家说他刚被张会长带回来的时候,是好端端的一个知书达理的小少爷,因而你不肖想就知道那会儿是怎么样的光景,那是穿了高筒袜小皮鞋,戴了金丝眼镜的,见了生人只会往身后躲的,叫人的时候背书的时候都奶声奶气的,小少爷。

至于他为什么现在这么野。

管家表示这么大年纪的一把老骨头确实没眼看,要真想知道,大概还得亲自去问张会长。至于诸位有没有这个胆儿拍着人九门协会张会长的桌子问:你外甥怎么这么熊,就不得而知了。

十几年前张会长领着个秀气得跟个小丫头片子似的小男孩回来,说是姐姐的孩子,本家那边出了点什么事,只好托付到他这里来照顾。

齐八来头不小,背后嚼舌根子的人自然更是不少,他小时候就有人说他是张会长的私生子,再长大一点儿了又说是张会长的傍尖儿。再后来人都知道张会长根深势大,这些流言蜚语也不知怎么着都被压了下去。

话还说回到张会长的办公室。

齐八这时候看戏不嫌事大似的懒懒地扬了扬下巴:“喏,舅舅,这我男朋友。”

这“男朋友”一看就是个愣头青,站在人张会长的办公室的正中间,拔军姿似的站得倍儿直,长相虽谈不上什么风流倜傥,可也是仪表堂堂,老远打一眼就知道是人中龙凤。

张会长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东西确实可以称得上是老奸巨猾,连情绪都藏得滴水不漏。他这时候站起来,往“愣头青”面前走近了一些,因而后者的气场瞬间就矮下去了一截儿。大概是鉴定古董的职业病,张会长此时已经上上下下把人打量了一溜够,才缓缓吐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练过?”

“愣头青”还算是心理素质格外好的,也学着张会长不动声色,只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声是。

这会倒轮上齐八坐不住了,啐了一口瓜子皮子,嘟嘟囔囔地低声骂了一句:“老狐狸。”

可这句也压不住张会长那条卯足了劲儿要往天上翘的狐狸尾巴,他解了西服上的一颗扣子,连双响镯和玉扳指都懒得摘,向后撤开一步的距离,话里尽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试试。”

“哎舅舅,这二十一世纪,不兴比武招亲了啊——”

齐八说是要“愣头青”过来“见家长”,实则是要气气他那个日理万机的张大会长,可张会长偏偏回回都吃这一套,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倒是屡试不爽。齐八明知道那人打不过,本想拦着,话音未落,两人就在一方不大的空间里打将起来。

“愣头青”突然上来一记勾拳,却被张会长早已料到一般轻巧向后一躲,而后被一把掣住,停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继而听见张会长一句与其说是疑问句,不如说是陈述句的调侃。

“你急什么。”

张会长又游刃有余地同他过了几招,回回都是在致命的位置上点到为止,让人心服口服而不至于真正伤了他。

“甘拜下风。”

“基本功倒还说得过去,就是这——”张日山掸了掸衣角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转身看向齐八,仿佛是在冲着他说一般,“心浮气躁,脚飘得厉害。”

管家眼尖又识脸色,赶紧凑上去和蔼可亲好言好语地把人带出去,说是参观参观,说的好像要提前步入婚后生活似的。

齐八见张会长这时候拉了个脸,也不敢光明正大地翘二郎腿嗑瓜子儿了,讪讪地朝他笑了笑。

“舅舅,刚才就你那一下,”说着在空气里有模有样地比划了一下,继而又抱拳,“太漂亮了。”

“少贫嘴,过来。”

这时候屋里也没别人,依齐八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性子,倒也毫无顾忌,竟直直地走过去坐到张会长怀里。

“小没良心的,你舅舅我今儿个做生辰,你就送我这么个惊喜?”


AO3:点我看惊喜

Zine:https://zine.la/article/7cd64fb4a784456bbd46d720ae815219/


云收雨歇。


张日山用毛巾蘸了热水给人清理,借着昏黄的床头灯看那张安然睡去的面容,近乎残忍,也近乎贪婪。


八十年前那个在长沙城里头翻云覆雨的神算子,十几年前那个怯生生躲在人后奶声奶气的玉面小娃娃,和今日就躺在他面前的爱人,他们的面容缓缓重叠起来,又分散开,再叠起来,往复几次。


张日山笑起来,而后在人的额角烙下一吻,胸腔里是压抑不住的因满足而发出的低沉鸣响,眼里是流转的相思。


“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


完。


最后一句诗摘自苏轼《无题》。

张会长表示之前那些敢来问他外甥为什么这么熊的绿林好汉们不是被亮瞎了狗眼,就是被打断了狗腿。

 


评论(2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