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Second Hand Smoke

 @铭茗 

太太点梗 秘书副X总裁八
现代AU 霸道总裁&娇俏秘书相爱相杀的戏码。
搭配BGM:Irresistible 可能食用更佳,因为我写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另,fall out boy的歌都挺闹腾的)
以下。

————
“齐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眼前的女人实在是走到哪都令人移不开目光的所在。形容姣好,身材高挑,优雅且气场强大,再加上处事圆滑,张弛有度,拿捏得当,多少人都排着队等着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张日山抱着一摞文件闯入齐八的办公室,而此时正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她。
齐八意识到自己家秘书的破天荒的失态,微微扯了个僵硬的笑,搓搓手说,好啊。而后站起来,引着那位身价不菲的客户走出办公室。他感觉到张日山在他后背上盯出了个炽热的洞。
玻璃墙外,齐八微微俯身,那个女人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张日山什么也听不到,但他看见齐八低垂了眉目,抿嘴轻笑,而后抬起眼睛,正对上自己的。
对上自己的,他抬起眼睛,而后舔了舔嘴唇。
妈了个巴子。

终于送走了那个难伺候的祖宗,齐八叹了口气,而后在卫生间洗了洗手,就看见张日山一脸阴沉地进来,还顺手把门锁上了。
“什么毛病啊你。”
张日山没理他,伸手箍住齐八的脖颈,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腕子,把他压在大理石水台上。
接下来的那个吻富有侵略性而毫无技巧,就像个莽撞的毛头小子,自乱阵脚,吐息间好像都带着轻撬开新鲜核桃时的青涩味道。
“你今天很反常啊,宝贝儿。”齐八仰了仰头对上张日山的眼睛,一边偷偷躲开落下来的攻击,一边不着调地戏谑,“清纯小学妹?”
张日山不理他,侧过脸去咬他的耳垂,而后附在他耳旁压低了嗓儿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齐八听到这才恍然大悟一般地笑起来,“吃醋了?”
“我哪敢跟齐大总裁吃醋。”
齐八见张日山一脸“小孩子被抢了玩具式”的懊恼,故意晾着他,伸手从张日山的西装兜里掏出一个摩洛哥皮甲烟盒和一管打火机,抽出一根,递到张日山的唇边,待他咬住,点燃烟的另一端,再接过来。张日山皱皱眉头,侧过头缓缓地将口中的白烟释放出来。
张日山从不抽烟,但齐八抽。
青白色的烟雾从顶端的暗红处缭绕开来,在他们两人之间隔了一层薄纱。齐八深吸了一口烟,偏了偏头,冲着张日山缓缓地吐出来,格外暧昧,却是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禁欲。
张日山眯了眯眼,他越发看不清齐八了,齐八满心满眼都是疏离,漫不经心的,轻描淡写的,好像没有一个人一件事,飞蛾扑火一般撞进他的心。他觉得齐八就像是他刚刚吸进肺里的那口二手烟,只稍作停留就让他沉沦的瘾症,极具诱惑,极具伤害。
趁着张日山发愣的当儿,齐八手指勾上他打得齐整的领带,缠缠绕绕,再松开,让缎面材质的丝滑感顺着骨节溜下去,如此往复几次,玩够了就抓着张日山的领子吻下去。
齐八的吻向来相当讲究。
温顺而缓慢,唇瓣相抵,摩挲舔舐,细微的痒迅速地汇聚,而后爆裂出满足感,从唇间慢慢弥散,彼此完成了一次无关情爱的讯息交换。
微浅而细致,微凉的柔舌问候过贝齿,欲语还休的,无法抵挡的,一场引诱。
侵略而凶狠,唇枪舌剑,津液交缠,齐八颇像只正在捕猎的猛兽,探索搜寻,将气息填充进彼此口腔的每一处角落。那种气息是如此的复杂,陌生而熟悉入骨,触碰过神经末梢,迸发出尖叫癫狂。
戛然而止,余韵绵长而不甘。
齐八低头整了整被蹂躏得发皱的衬衫,而后正对上张日山的眼睛。干柴烈火,欲求不满,齐八当时脑子里只有这俩词能形容张日山的那副德行。

走起。

评论(2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