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

愿来世化作一阵长风,与你的利剑再相逢。

【副八】山有木兮「注解」

说到名字。
齐桓,字容与。
容与一词,取自屈原的《楚辞·九歌·湘夫人》:“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取安闲自得的意思。
张日山,字敬之。
敬之并非原创,也没有认认真真地去原著里考证,只是曾经看见有人这么写就拿过来了。曰山即敬,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说到性格呢。
因为分为古代和现代,两个时代的角色性格并不会完全相同。
齐桓的性子很像水,那种一汪碧潭的水。深不可测,琢磨不透。亦春泉、亦冰凌,以柔克刚。
太傅八更偏向春泉的那一面,温润如玉,善于掩盖自己的情绪,其实心里又带着些小孩子般的患得患失,这个大概是因为身份和社会环境等等因素。
语文老师八会更像是冰凌,同样是善于隐藏自己,但不像太傅八那么无害,而是张牙舞爪的,满心满眼尽是漠然。这个性子我并不知道他是因何而长出来,如果让我猜的话,大概是情伤吧。
“眼极冷,心肠极热。”
曾看到有人这样形容庄子,现在想来,放在齐八身上也同样合适。
河有两岸,而我的齐桓大概有十面不止。
他八面玲珑,比干心窍,像个暗无天日的无底洞。可他站得远远的,看他自己的每一副面孔都透亮清楚。
他有时候看上去不亦乐乎、游刃有余。可有时候我又觉得,他也沉湎于此,自己被自己纠缠而无计脱身。
没有人能和他并肩,和他一样看全他的每一面,他的爱恨情仇,他的嬉笑怒骂,他的仙人独行。我们能做的只是,选择他的一面,而后陷进去,永世不得超生地为之沉沦。

张日山的两个时代的性格还是很相近的。
因为想着重刻画一个放荡不羁、年轻气盛的男孩子,一双桃花瓣儿似的招子醉人,打马过京华,明朗清澈,好不风流。
只不过古代的那个更小心翼翼,更骄傲。
现代的这个更孩子气,更死缠烂打,更霸道。

说到贾谊。
古代一线的剧情大体是按着贾谊的故事进行的,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形象作为故事的基础,我大概当时只是灵机一动、一时兴起,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曾经学过贾谊的《过秦论》,也在《滕王阁序》里提到过贾谊,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后来因为要写文,特地去认真查了查,发现他与梁怀王的身世倒和副八相近的很。
第一就是贾谊曾做过长沙王太傅。长沙刚好就是老九门发生的地理背景。
第二是梁怀王刘辑有个哥哥,汉景帝刘启。文中提到二皇子是张日山,相必哥哥就是张启山,刚好都有个启字。虽然是诡辩论...但找到这么个可以印证张日山就是刘辑的细节还是很开心。
第三,《汉书·贾谊传》中有提到:“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谊具道所以然之故。至夜半,文帝前席。”说明贾谊才学过人,又通“鬼神之说”,所谓鬼神之说,刚好对了齐桓的路子。
当然其中的感情线如果非说和贾谊有什么关系,那大概是我篡改历史,该打该打。
在历史上贾谊确实是陪梁怀王去了京城,在路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学生堕马而死。而文中为了剧情需要安排了个拌嘴的片段,也就是说齐容与没有陪张敬之去觐见。

剧情大概就是一发前世今生梗。
BE结局就是《汉书》中所说的情节,HE结局是张敬之假死,齐容与假郁郁而终,骗过了世人的眼睛,最后两人浪迹天涯的故事,还挺甜的是吧!

关于里面的细节...
第一个是齐容与留在张敬之宫里的油纸伞,大概就是暗示“散”之意。但是张敬之选择装傻。
第二个是张敬之喝醉了说让齐容与唱“山有木兮山有枝”这句一开始是不小心打错的,后来发现打错了更适合喝醉了的人的胡话,就保留了。另外觉得他们喝醉的样子好可爱hhhhh

最后放一段没搁在文里的段子:
(大概剧情发生在从酒吧回到张日山家之后的那个早晨。)

齐桓手机第十几次响之后,张日山实在忍不住拿起了他的手机,上面的联系人,俩字儿——狗五。
“喂?”
“齐八你个挨——不对,你谁?”那人似乎听出写不对劲,拷问似的转了语气。
“我?我是齐桓他——喂?狗五?”张日山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旁边刚刚还“不省人事”的齐桓抢走了手机。
“刚刚那人谁?”狗五的语气里没半点儿狐疑,全都他妈是“别解释我懂”的意味。
“咳...那个...我学生,我上课呢,先不说了啊。”
“昨儿个喝成那德行,醒个酒都他妈醒到冥王星了,现在凌晨五点你给学生上课?是你有瘾还是你学生有瘾?”
齐八看了眼表:5:13,“半夜带我去喝酒,五点你给我打电话,我看谁都没你有瘾。”而后恨恨地按了挂断键。
“他们为什么叫你齐八啊?狗五又是谁?”
“我看你平时上课怎么不这么积极提问?”

最后,谢谢大家听我讲完了故事,还废话了这么久。
最近略微有些忙,暂时搁笔。

评论(7)

热度(33)